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英子博客

记录曾经的过往,抒发真实的感想

 
 
 

日志

 
 

[小说]那似水的流年,那尘封的旧事(原创/英子)  

2010-02-21 11:33:47|  分类: 心情的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给昔日的一个大男孩

北国一座古老的小城,九十年代初的初夏,古老的教育学院的校园里,注定了是一个心情激荡的夜晚。本届毕业生明天开始离校,空气中都氤氲着依依惜别的气息。那几棵百年银杏好像也读懂了人的心思,以往哗哗摇曳作响的繁茂树叶一动也不动,安静地凝视着这些学子们。华灯初上,甬道上是拖长的成双成对的身影,舞厅里传来了令人亢奋的迪斯科旋律,操场上三三两两的人群在相约散步,树丛里不时传来幸福的喃喃私语……

“钦,明天早上几点走?我送你到火车站。”钦刚从女生楼道上拐下弯来,维就迎了上来,看样子等了好久。

“明天你不是早早就上课吗?”钦眨了眨眼,侧了一下头似笑非笑对着眼前的这个身材修长的英俊大男孩。维盯着眼前的钦,眼中满是灼人的目光:“我请好假了”。钦温柔地看了他一眼:“明早再说吧。”又轻轻地转身上楼。 维想追上去,但没有,他知道钦不喜欢那份强求。

“明早我在楼门口等你,不见不散!”维喊道。

留给他的是一个清瘦的背影和清脆的有节奏的高跟鞋踩地声。

女人的心思真难捉摸!钦近来对他若即若离的态度总是让维难以掌控。这个精灵剔透的女人总是让他捉摸不透,柔情似水时恨不能把他化掉,精明强干时仿佛拒他于千里,让他欲深爱不能,欲罢休不舍!总是有一段距离横亘在他们两人之间。

钦回到楼上,上洗手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的情绪缓缓平静下来。临别前,能对维说什么呢!怎么说呢?!那层窗户纸非要捅破不可吗?非要演绎一段让人伤心的离别情景剧吗?非要把美好的情思在离别时划一个毫无色彩的句号?还是留下一个悠长让人回味的省略号?她不敢面对维深情的目光,她不敢前进半步,她怕这份感情伤人更伤已。

钦蹙起了眉头,从很早钦就明白自己是个有魅力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很美,但她无论走到哪里都有如影随形的护花使者,尽管她有时彬彬有礼地婉拒对方,尽管她心理上尽量刻意与他们保持距离。这几天陆续有几个大男孩挑明要给他送别了,她委婉地表态拒绝,喜欢自己不是别人的错,她喜欢这种温情脉脉的感觉。临分别的时刻,钦觉得更应让自己做一缕春风,春风拂过心头的那种触摸令人总是愉悦的吧。青春岁月,总会有许多缠绵、许多悱恻,总会有许多精彩、也总会有许多无奈……

神采飞扬的维,我们一起放飞风筝在如诗的四月天,开心如你;黯然神伤的维,你说我像雾像云又像风,痴情如你。聪明如你的维,临别的这个夜晚,应是我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刻,但今晚没有这份缠绵,这份暗示,你读不懂吗?

爱了罢,散了罢。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呀……

钦坐在床边,托着下巴凭窗远眺,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近处云门山北的柏油路,城南的巍然屹立着的博物馆,校园里笨拙的苏式建筑,生机盎然的花草树木,渐渐地眼前迷蒙一片……哪一处不留下她和维爱的足迹?真的就能忘记这两年来的一切——那段如歌如泣的感情?

结识维是一年前的事,他比钦低一届,外系的白马王子。他长得多高大啊,帅帅的,眼睛真秀气,唇形很美很性感,嘴角上扬时露出洁白的齿贝。一天下晚自习时,他就那样好像顺理成章的迎上了钦。“我早就认识你了,咱们走走吧!”他说。钦的脸红了,其实维早已闯入了钦的视线,每天从她教室门前走过,风度翩翩的吸引女生眼球的那个帅哥不就是他吗?只是出于女人的矜持,她只能驻足观望,可每当看到他,一种心悸的感觉就从钦心头流过,难道他们彼此有感应吗?他现在来找钦了,钦从来没有为一个男孩如此心跳过。

从此维经常领着她偷偷翻越范公亭的城墙,维经常在她下晚自习后送她一串冰糖葫芦,维经常在寒冷的冬夜带钦吃馄饨,他把钦抱在自行车前的横梁上,揽着她去踏青、载去野外放风筝、去湖上泛舟……他扬起一颗杏对钦说:“钦,来,张开嘴,甜不甜?”耳边传来钦酸得滋啦嘴的声音,胳膊上触到被钦拧时的疼感,他放声地笑了。

钦就这样被宠溺着,她也如此地娇宠着维。当维吃到钦递过来的热乎乎的烤地瓜,当嘴里被钦塞上了甜软的密桃,当维的手被钦牵着来到理发店,笑吟吟地欣赏维的头发被打理,连空气都能读出维从心头溢出的幸福。

那真是如诗如歌的日子,钦温情的笑脸下终究何时起了波澜,维你读得懂吗?钦一点儿也不后悔自己和维在一起的一年,驼山上的大佛,云门山的“寿”字见证了两人的许愿;校园内缠绕的紫滕、清幽怡人的丁香,翠绿逼眼的爬山虎,目睹了两人的幸福缠绵;老龙湾的清澈碧透的泉水可是映照了他们这空灵、浪漫的爱情啊!呵呵,像紫丁香一样的散着幽香的爱情。

……

“唉!”钦叹了一口气,她现在心中何尝不难过,她又何尝想这样呢。教育学院,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驿站,无数条生命的直线在这里相交,最终还要伸向各自的方向。20岁的钦师范毕业就到中学当了一名教师,只是不太适应那份寒酸与无奈,三年后就暂时逃避到教育学院这个避风港脱产进修,再次当了学生。女人当孩子王未尝不可,可是多少优秀的男孩被动地被扔进了这个轨道,象个陀螺一样转圈圈,付出与得到却有天壤之别,只留下窘迫和嗟叹。维的将来不也如此吗?要说钦不喜欢维,那是违心的。如果可能,钦一定会帮助维跳出这个行业,但……想起这,钦就头疼。退一步说,维要有能力把钦从异市调在一起也好啊,但……钦不想守望这份爱情。

她虽然有万般地不舍,但她只能选择放弃。这份感情很美,美的虚无飘渺,美得如梦如幻,美轮美奂的如肥皂泡般的爱情啊,你经不起钦心中的风雨!

     “滴,滴滴……”是汽车的喇叭声,打断了钦的思绪,探身往楼下瞧,是楷——钦的男朋友来了,他仰着头笑着朝钦摆了摆手,她迅速拭了试眼角。是钦让他来接她的,不能再想维了,一切都过去了。真的,就让一切都过去吧!眼前的人长相风度高度都不及维,带给钦的视觉冲击也不及维,但那又怎么样?他有良好的家庭背景,有令人羡慕的职业——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律师,这不是自己最近下决心要选择的结果吗!他有维可能奋斗一辈子也得不到的地位和身价,最重要的是他能给钦一个安逸富足的家。“慢慢就会和他有感情了吧!人终究是不能靠爱情过日子的。”钦自嘲地笑了笑。

今天晚上就走吧,免得明天直面维时尴尬,这是钦早就计划好的。如果不是因为有很多行李,钦是不会让楷来接自己的。她不忍心看到维和楷短兵相接的场面,看到车会让维自尊心受挫,看到楷会让维对她心生鄙视。

“就让维心头的那份美丽永远美丽吧!对不起,维,你给的爱我要不起,时间会慢慢为你疗伤,我只是个小女子,我终究要辜负你……”钦心头涌动着感伤。如果维能读懂她的心,如果维能迅速地适应没有她陪伴的日子,那该多好啊!

 “还有什么落下了?没有的话咱就走吧!”楷宠爱地拢了下钦显得有点零乱的长发。

“没有了!”她轻声说。她落下什么东西,楷又怎么能知道呢!

别了,美丽的校园!别了,那份无望的爱情!别了,这份片片飞扬的记忆!

     

(全文毕)

二0一0年正月初八于家中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