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英子博客

记录曾经的过往,抒发真实的感想

 
 
 

日志

 
 

重回“老家”  

2012-07-09 01:32:21|  分类: 心情的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也不会相信,走出校门工作25年来我一次也没有回去,尽管距它不到一百里;谁也不会相信,当我在同学们的视线里消失多年后才重出“江湖”,尽管当初的我是那么高调;谁也不会相信,我当初经常被《文选》老师逼着补作文勉强挣个及格,尽管现在的我不时敲打点小文章……一个叛逆懵懂莽撞的年龄,一些并不是很爱好的功课,一些鸡毛蒜皮就争得面红耳赤的场景,一群穷酸不堪土得掉渣儿的同学,一排排简陋的如同民居的宿舍与教室,一盆盆几乎没有油水的炖白菜,这就是我记忆中的师范的全部。当初是那么被动地不情愿地走进了它的怀抱,又是那么不情愿地接受针对性很强的专业教育,后来一腔绝望地走出校门当上了一名农村教师。

   正因为觉得那段日子并不是太美好,毕业后与同学几乎没有联系,期间偶尔有同学约我参加小型相聚,我婉拒,以至于20年毕业同学会时我出现后,很多同学惊讶,这之后,陆续与同学们有了联系。我相信,同我有一样经历的职业女人大多有类似的感慨——为生计、为家庭、为孩子成长付出的太多,自觉不自觉地没有了自我,好像周旋于交往场合成了男人们的专利,蓦然回首自己好像成了边缘人,不由怀疑,这是原来的自己吗?

   也许是因人到中年,越来越珍惜曾经的一切,闲暇之余,过去的一段段一片片,链接成了一部记录片,不时在脑海里放映,咀嚼了再咀嚼,回味了再回味。青涩成甘甜,烦恼转云烟,清贫化财富,平淡酿醇醪,一段不能复制的记忆,那是我们全班三十六人共同拥有的,是我们的宝贵的财富。

  也许其他同学同我的心思一样,心有灵犀,这不,想什么就来什么。

   一个傍晚,刚走出校门,手机就响了:“你是于老师吗?”

  “是啊,请问您是哪位?”没有姓名显示,我出于礼节问。

  “于老师,我是学生家长,也是你对象李老师的朋友,正在$$处,想请你们一家吃饭呢,叫上你儿子李高琦。”一听口气,我知道是个熟人,连儿子的名字也知道了。学生请老师客这样的事咱一般不去,但朋友嘛,又是另一回事儿了,说不定有什么事儿要我们给办呢。

  于是我习惯地问他到底是谁,他笑着不说,我又郑重其事地让他给儿子他爸打电话约一下。那头终于大笑了,直呼我的名字,自报家门:“好你个于&&,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我是川啊!”

  哈哈,老乡,曾经的班长,不过我这个曾经的团支书现在同人家不可同日而语了,听同学说,他已经是某局的局座了。没正形地嬉闹几句后,才知道他是百度了我的博客后(儿子的名字在文中有),通过给我所在的教委打电话才好不容易打听到我的电话的(对外保密),一时我心里热乎乎的。不见面的这么多年,我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但几乎无人知道我们曾经是一个锅里摸勺子的同学,分别25年来,其实彼此并没有遗忘,只是把对方装得很深很深。

   又一天,下了课发信息给同学煜,让他给参谋一件事,他当完了狗头军师后,说想建立一个同学QQ群,装模作样地征求我的意见,问我行不行,我回答:“行啊,怎么不行?举两手赞成,要不再加上两只脚。还用得着征求我的意见?!”他开玩笑地说:“没有你的同意不敢呀。”嗨嗨,当年老实木讷的那个男孩子上社会上磨砺得成熟了当官了也会说话了,学会讨女人喜欢了哈!说办就办,高密师范八五级三班的QQ同学群就这么成立起来了,我们几员干将招兵买马,把那些散兵游勇慢慢地组织起来,成立了温馨的大家庭,没事儿就上来侃侃大山,天南海北地胡扯上一通,相互攻击上一番。煜虽然是群主,但“阴险”得要命,轻易不发话,选择性隐身,又怕荒芜了这一亩三分地,就封人家财政局领导成玉当管理员,呵呵,成玉贵为财神爷,但谁都喜欢拿他开涮,他性情敦厚却也俏皮话不断,对于管理员这项“工作”尽职尽责,不像煜,顶着“乌纱帽”不尽义务。一个个同学加入进来了,过去的调皮的更调皮了,譬如宗健大校长,一上来没有别人的话,粗话连篇,成了众人“攻击”的对象,他还乐此不疲,振振有词:“在别人面前装着太累,回到咱们的家还不让轻松一下?”那个小玉女玉芬,我一上来就逮着不放,非要包粽子换我的海鲜不行,说我懒、拙,动不动就买,真是的,哪壶不开她就偏提哪壶!那个才女心静,看大家斗嘴,她就时不时泼上点油让战争扩大化,她则坐山观虎斗,在我们的鼓动下,她拿起她的笔杆子准备写有关当年的回忆录,准备发表在我们的家园,这确实是一件有意义的活儿,她办事,我们放心,呵呵!至于我的职责是什么,暂时未定,QQ上又没设体育场,也发挥不出我的特长呀,就什么也别指望了,哼哼!当年我的沉默寡言不善交往的同桌德福积极主动地发上他一展歌喉的相片让我们看,还建立了QQ同学群号召我们加入(比这个群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更别说三十年了。还有一些埋头苦干几乎无暇上来相聚的“灵魂工程师”们偶尔露个面,问问好,也不错的,挺温馨。  

   除了在网络上在电话上联系,我们还会找个机会见面,吃吃喝喝游山玩水不亦乐乎?

   一群当年的十七八岁的小P孩,分散了这么多年后,再次团聚如兄弟姐妹一般,亲!师范阶段的那些苦日子,重拾起来细细地体味,甜!

   我们再也回不到过去,我们只是想拾起那份记忆,同学情是一种粘合剂,将现在的我们牢牢地粘在了一起!

感谢博友古城余韵老师的赠诗。

昔日丑小丫,今朝美如花

一群苦学子,个个成奇葩。

当年同锅餐,日后远天涯。

翅硬各奋飞,溯月度光华。

夜深怀旧绪,对镜叹流霞。

过往梦依稀,寻念你我他。

欣有讯波牵,染情回老家。

一别数十载,相聚亲无瑕

 

重回“老家’ - 英子 - 英子博客

          部分师范同学相聚峡山湖 


重回“老家’ - 英子 - 英子博客

                        在峡山区政府招待所水云天宾馆

重回“老家” - 英子 - 英子博客

 六姐妹峡山湖栈桥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1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