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英子博客

记录曾经的过往,抒发真实的感想

 
 
 

日志

 
 

潍水悠悠,醉我清欢(上)  

2016-01-04 15:50:41|  分类: 心情的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潍水悠悠,醉我清欢


从渤海南畔的莱州湾向南百余里,有一座历史久远的小镇,曾留下唐太宗李世民东征高句丽而饮马泉涌的美丽传说。它西部紧依潍河的地带,风光旖旎,民风淳朴。我在此学习、工作、生活多年,对这方水土感情极深。

潍河东岸,傍河而居鸡犬相闻人丁兴旺的几个村落,各自被大片的田野拥簇着,掩映于耸立的树丛。农家院落的正屋一律面南背北,门前、房后、墙边种着梧桐、槐树、柿树等,家有梧桐树,引得金凤凰门前种棵槐,不用挣自己来柿子,柿子,事事如意,一棵棵普普通通的树寄托了村人含蓄的热切的愿景。潍水悠悠,恩泽万物,四时更迭,变幻迷人。最美四月时节,站在海拔并不高的驴山山巅俯视,青墙红瓦,烟树丽水,梨花雪铺天盖地绵延南北二三十里河滩。

我到过昌潍平原的许多地方,若论房屋建筑,青州古城最值得品鉴,这样的景致司空见惯: 青墙黛瓦,飞檐雕栋,深庭幽院,曲树虬枝,款款古韵处处流淌着。的确,历史上的青州,曾是是古中国九州之一,当时的辖制大过现在的山东省,受皇朝垂青,重兵把守,诸王就藩,非一般城邑能相提并论。若想感受一下古城风韵,不妨找一个淅淅沥沥的雨天,没有老戴诗中的那种油纸伞也不要紧,就撑一把长柄伞,随意迈入一条斑剥的老街巷。脚踩过一块又一块厚实、略微凹凸不平又分明泛着光亮的青石板,青黛色的砖墙,青黛色的顶瓦,雨从蒙蒙的天上垂下来,像透明的粉丝挂在雕有图案的屋檐下。透过丝帘,依稀看到黯然的木格窗子,依稀看到墙脚处恣肆可人的青苔,抬眼看看寂寥的墙头,可能真的会看到一枝柿子而不是红杏出墙来,那枝柿子浸过了雨,带着腊质的叶子肉肉地泛着亮光,柿子还是绿的,正好符合青涩这两个字了。于是,很是异想天开,想对面走来一个姑娘,袅袅娜娜,羞羞答答,有紫丁香一样的颜色,有太息般的眼光……对不起,我把自己想像成戴望舒了。不过,这小街真的有了江南雨巷的意味,气韵夺人。如果走出阒无人迹的雨巷,信步徜徉,在时空上穿越几个朝代,可以亲密地与李清照、赵明诚在范公亭泛舟吟诗,可以一个鸿儒的身份到权高位重的衡王爷府上做客,可以到清朝刑部尚书冯溥的私家花园拜谒奇山怪石,更可以以一个穆斯林的身份到清真寺参加礼拜虔诚地读《古兰经》……任凭思绪天马行空,谁又能管得着呢?吱呦一声,那两扇笨重的木门开了,走出了一个现代人,才将我拉回了现实,有了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叹,思绪一如眼前的雨丝,从九天飞到顶瓦再溅到石板上,激起簇簇白色的水花。是啊,诗词大家、王公贵族、宗教信仰与我又有何干呢?我只不过是一凡夫俗子罢了,把那些异已的文学成就感和社会责任感强加于身,是不是把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对于古老而年轻的青州,我只是一个过客,它只是一个驿站,我在那里做了一个绮丽无比慷慨激越的梦,用自己饱读诗书数年架构起来的理想把爱恨悲喜、理智迷惘、豁达狭隘纵横捭阖了上下五千年。

不管时代怎么变迁,也不管青州的政治地位如何落魄,它的通过建筑群落这一凝固的艺术形式散发出来的王公贵族气息却历久弥香。相比青州古城,潍河边的农家村落又是另一种风格,实在登不上大雅之堂。它们总让我想起深秋在地里低头忙碌的老农,韧劲十足的蔫地瓜蔓子紧扎在腰间,粗陋实在。试想一下,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因联产承包才吃饱肚皮的乡亲们的住宅,还一时跨越不到奢华的地步。有几家扎眼的别墅伫立在那里,如同村人穿着西服扛着锄头下地——不搭调。

这方水土迷人之处,在于自然流畅之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琢成的这份钟灵毓秀,是无论多么精美卓越的人为艺术所不可比拟的。

闭上眼,眼前就会闪出皎洁的月辉下遮眼的碧绿的青纱帐。晚上,女人是不敢独自一人穿过乡野小路的,此起彼伏的虫鸣声衬得四野更冷僻苍茫旷远,很容易让人想起莫言的《红高粱》里土匪般的我爷爷余占鳌来抢我奶奶那个段子,有着野性与荒蛮的魅惑。作家在虚构那个刺激的情节时,我想,也可能是离这里只有几十里地的高密东北乡的玉米青纱帐给了他创作的灵感吧。绿毯似的麦田呢,给人的感觉刚好相反,不是惊悚而是浪漫,麦苗拔节时起,丽日下的田埂间就少不了卿卿我我的少男少女,天空中五彩斑斓的纸鸢翩然起舞,鹅黄色的柳丝间剪过成双成对呢喃的燕子的羽翼,吹着嘹亮的柳哨的少年轻揽着少女的肩膀,少女轻启朱唇明眸含笑缓拢遮眼的长发抬头眺望着碧天中的纸鸢……要想找好孩儿,一溜潍河沿儿,这耳熟能详的俗语说得一点也不假,生活在潍河东岸小嫚个个出落得水水灵灵、落落大方,小伙个个英俊健壮、洒脱机灵。别的不用细说,光是每个人咧嘴一笑露出的整齐洁白光亮的牙齿就羡煞了饮马小镇胶莱河畔的无数东乡人。

潍河是闻名山东省境内的一条自然河。当流淌到饮马镇辉村段,西南的汶河与南来的潍水两河汇合,河床骤然增宽。逢到雨季,河水浩浩荡荡由南向北奔向渤海,使交叉处的夹河套成了一个半岛,只有坐着船才能到达,而村民是极少有船渡的。平日能看见对面的密林里闪出三五成群低头啃草的牛羊,笼罩着神秘色彩,会让人想到金庸《射雕英雄传》里的桃花岛,想到了黄老邪和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黄蓉。

堤内,顺着河势蜿蜒密植的防护林里,有枝干黝黑笔直参天的洋槐,有树皮皴裂挺拔茁壮的穿天杨,有枝繁叶茂的腊树丛、橡子树、栗子树、核桃树。尤其是夏天,河水汤汤,野草青青,野花斗艳,潮湿阴暗的林子里蘑菇、芦笋俯首可拾。白天,林间截柳(蝉)声此起彼伏,举着高高的细杆粘截柳的孩子一拨接一拨,惊起一阵又一阵的嘶鸣;晚上晃着手电筒照截柳龟的也大有人在。这些树用来防风固堤,有些足够粗,但没有看见随便砍伐树木的,一年又一年,它们总是挺立在那里守护着人们的家园。下过雨,经常遇到挎着竹篮拾蘑菇、采芦笋的人,不时惊得藏匿在草丛中的鹭鸟、野雀振翅飞向河面的小洲。冰封潍河时,又是另一番让人难以忘怀的场景,结了厚厚的冰河面,成了孩子们的天堂:一群流着清涕的野小子,不怕天寒地冻,各自抡起手中的长鞭,使出吃奶的力气,抽得冰面上的懒老婆米溜米溜地转,上面很简单的几道圆圈瞬间就变幻出了神奇的图案,煞是好看。更有几个野丫头,撒了欢儿地在擦溜鳅儿”……不用担心这些孩子的安全,他们年年来,懂得这里的水哪里深哪里浅。

堤外,是村民祖祖辈辈辛辛苦苦营建起来的果园。解放前,潍河落得一个坏河的恶名。逢到涝年头,它就大水像猛兽出河决堤,冲坏庄稼淹没村庄,给当地老百姓带来巨大的伤害。裹挟着河床大量的泥沙,在河东岸冲积成一个又一个沙游子起伏绵延几十里,沙质细腻,沙层敦厚,当地人叫沙窝。长年经月,潍河发搬运来的沙窝里,百姓大多种树,树的庞大的根系能深深地扎入沙之下的土壤里,汲取营养,结出来的果实也口感极佳,营养丰富。在树隙间种点花生,也成色极好。路边的果园一般用树枝箍成坚实的篱笆墙。花开时节,园内花团锦簇,蜂飞蝶舞,一撮撮红色的山楂摇曳炫耀,黄澄澄的梨子压弯了枝头。沙地适合种梨树,这里大多数是梨园,当地人把梨园叫梨行,可见梨树栽植规模之大。我想念多年之前潍河东畔那道道浅黄色的沙游子,软绵绵的沙地,温柔细腻。穿行其间,就像踩着厚厚的面粉,不能心急。你越心浮气躁,它越温柔缠绵,像造诣极深的太极拳高手,柔韧自如无声无息地消磨化解掉你从喧嚣世俗带来的戾气。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